云南兴玖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为您免费提供云南环评,云南环保,云南水保等相关信息发布和资讯展示,敬请关注!
产品分类
联系我们

    云南兴玖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人:伏久益

    手机:13208807985

    电话:13208807985

    传真:0871-64616928

    QQ:527764471

    地址:昆明市西山区前卫西路金坤尚城长乐里AA栋3002室

城市碳达峰,这些“功课”需要补

来源:http://www.ynxjgs.com/news550752.html

发布时间:2021-1-26 13:42:00

城市碳达峰,这些“功课”需要补

 

 

 

 不少地方认为,2030年前还可以继续大幅提高化石能源使用量,甚至还在高碳的轨道上谋划“十四五”发展,想攀登碳排放“新高峰”后再考虑下降问题。殊不知,难的不是达峰,而是达峰之后如何持续减排。“十四五”新建的高碳项目,排放将延续到2050年前后,还会压缩未来20-30年低碳技术发展空间,给碳中和带来巨大压力。

 国家层面已明确减排目标,各大部委也忙着贯彻落实相关要求,但到了省市却在竞相做高峰值。比如,部分省级主管部门还停留在信息收集阶段,刚刚要求市、县报送基础数据;有些地区连最基本的温室气体排放清单都没有编制,更别说拿出减排思路。

 “近期听到有地方说,碳达峰不难。‘十四五’‘十五五’期间再上一批高碳项目,之后不上不就实现了吗?”日前在中国城市二氧化碳排放达峰学术研讨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潘家华抛出问题。

 看似简单,实则不然。潘家华表示,目前存在一种普遍错觉,认为碳减排峰值越高,留下的发展空间越大,因此部分地区仍在“争空间、摸高峰”,继续大量使用化石能源。“实际上,化石能源利用具有投资锁定效应,比如现在建设的燃煤电厂至少40年后才能退役,燃油车生产线也不是一二十年就能收回成本的。峰值越高,将来越难实现碳中和,地方要做的恰恰是削峰、压峰,尽量缩短峰值平台期。”

 上述误区仅是一个缩影。在碳减排过程中,地方层面仍有多项功课待补。

1高碳锁定效应未得到足够重视

碳达峰是二氧化碳排放量由增转降的拐点,即地区或行业年度碳排放量达到历史最高值,然后经历平台期、持续下降的过程。按照目标,我国力争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

 然而,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院长王金南调研发现,部分省市并未充分认识到碳达峰对地方发展的倒逼要求。“不少地方认为,2030年前还可以继续大幅提高化石能源使用量,甚至还在高碳的轨道上谋划‘十四五’发展,想攀登碳排放‘新高峰’后再考虑下降问题。殊不知,‘十四五’新建的高碳项目,排放将延续到2050年前后,还会压缩未来20-30年低碳技术发展空间,给碳中和带来巨大压力。”

 以石化行业为例,工业是我国碳排放主要领域,而石化行业排放量又占到工业总排放的20%,是排放大户。“一个大型项目从投产、建成运行到关闭,通常需要五六十年,意味着‘十四五’上马的项目将直接波及2060年碳中和目标。不是说一律不能上项目,地方要慎重考虑,以战略眼光进行布局。现阶段投建的项目,工艺技术能否达到二三十年后的零碳要求?还是说项目只干30多年就不要了?难的不是达峰,而是达峰之后如何持续减排。”

  2碳减排呈现“上热中温下冷”

误区背后,是地方减排工作的缺失和困惑。“部分地区觉得降碳约束发展,不如趁着现在多给自己争取空间,继续上马一批高耗能项目,将来慢慢再减或把压力留给其他地区。如果大家都抱有此类想法,达峰目标还怎么实现?”生态环境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能源环境政策研究部副主任冯相昭表示,碳减排究竟是什么、怎么干,很多基层单位仍存在理解偏差甚至概念不清。

 冯相昭坦言,减排工作目前呈现“上热中温下冷”的局面,越往基层一级,降碳“信号”越弱。“国家已明确目标,各大部委也忙着贯彻落实相关要求,到了省市却在竞相做高峰值。比如,部分省级主管部门还停留在信息收集阶段,刚刚要求市、县报送基础数据;有些地区连最基本的温室气体排放清单都没有编制,更别说拿出减排思路。”

    还有部分地区虽认识深刻,实践却面临重重压力。中国科学院广州能源所研究员赵黛青举例,粤港澳大湾区减排意愿强烈,能源结构及能耗强度已处于全国领先水平。即便如此,其化石能源消费占比仍超过70%,与世界先进湾区差距明显。“因经济体量大、发展强劲,能源需求量仍有持续增长的势头,短期内难以达峰。现行发展方式不可持续,亟待制定新的减排策略。”

 上述专家认为,河南、湖南、山东等中东部省份压力更大。“由于能源资源相对匮乏,这些地区面临减少化石能源消费、尽快挖掘替代能源的双重挑战,时间十分紧迫。”

    3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率先达峰

生态环境部正在抓紧制定2030年前二氧化碳达峰行动方案,其中将明确地方达峰目标、路线图、行动方案和配套措施,并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率先达峰。

 中国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何建坤进一步称,“十四五”期间,东部沿海比较发达的地区、西部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区域应该率先达峰,为“十五五”期间全国碳达峰创造有利条件。“经济发展水平、资源禀赋、产业结构及区域定位等条件各不相同,意味着各地要实现差别化、包容式的低碳转型。具体时间、路径及措施有所差异,但碳达峰是不同省市、地区必须完成的共同目标。”

 对此,如何尽快补上短板?冯相昭认为,相比碳减排,基层主管部门对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更有经验,而两者具有很多共同点,可以“借力”推进。“例如,保卫蓝天提出四大结构调整,其中产业、能源及交通运输结构,恰恰与碳减排直接挂钩。用好现有的政策工具、管理手段,结合自己熟知的工作逐步向新领域过渡,对于基层而言不失为一条‘捷径’。”

 上述专家称,减排不光是看地方少上多少化石能源项目,更要看总体压减量有多少。尽管情况各异,但各地均有两大重要抓手——交通和建筑。“实现碳中和,需要对整个经济体系实施深度减排,其中能源系统要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无论哪个城市,交通、建筑都是需要挖潜的重点领域。前者需要在新一代城市零碳交通系统,电动和氢燃料电池船舶、汽车等方面实现技术突破;后者可聚焦于超低能耗建筑的普遍性适用技术创新。”

 

?

上一条:加大违法案件查处力度,依法查处各类生态环境违法行为。
下一条:2020年中国环保产业企业发展现状与竞争格局分析 大型企业为行业主力军

相关产品
相关新闻